足球比分直播

一切于一点.doc

返回
一切于一点.doc_第1页
第1页 / 共3页
一切于一点.doc_第2页
第2页 / 共3页
一切于一点.doc_第3页
第3页 / 共3页
亲,该文档总共3页,全部预览完了,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一切于一点卡尔维诺中文站首页 - 短篇小说 - 小说集宇宙奇趣 经过埃德文·P.哈勃对银河系偏远速度的初步运算,可以确定整个宇宙物质在开始向太空扩展之前曾经集中于一点。造成宇宙之始的大爆炸发生在约一百五十亿到二百亿年前。“当然,一切都集中在那一个点上, ”老 QFWFQ 说, “要不还能在哪里那时还无人知晓,太空存在着。至于时间,同样如此我们能对时间做什么都在那里挤得像沙丁鱼一样。 ”我说“挤得像沙丁鱼一样” ,只是为了用一种文学形象,事实上连挤在一块的空间也没有我们每个人的那一点与别人的点相重叠,因为只有一点,而我们大家都要挤在这一点上。总之,如果不从性格上讲,我们都彼此互不干扰,因为没有空间,总有像 PberPber 先生这么讨厌的人在身边,实在是最烦恼不过的事情。我们有多少人我从未对此有过什么概念,哪怕是大概的近似数也没有。要数人数就起码得跟别人稍微分开一点,而我们全都只有这一点。别看表面显得那么密切,其实这很不利于交际。我知道,比如在别的时代,近邻之间都来往走动,在那里,因为大家都是近邻,彼此连早安之类话都不用说。结果,每个人只能与为数极少的相识者有关系。我记得的只有 PhiNK 夫人,她的朋友 De XuaeauX,一家名叫 Z’zu 的,Pber Pber 先生我前面已经提过。还有一个打扫卫生的女人,被称做“维修专员” ,因为环境太小,全宇宙只有她一个。说真的,她整天都无事可做,连掸灰尘都不用,在一个点上连一个尘埃都无法进得去,她只是在不断用闲言碎语和呜咽啼哭来发泄自己。仅我说的这些人就够超载了,还要加上我们必须堆在身边的东西所有需要拆散或集中以便构成宇宙的材料。我们当时都不可能知道那就是后来构成天文的如仙女星座,地理的如水柱长石或化学的如铍的同位素材料。另外,总要碰着 Z’zu 家的家具吊床,床垫,篮子;对这些 Z’zu 稍不留神,他们就会以人口众多之家的理由表现出似乎世界上只有他们一家,甚至要拉一根横穿全点的绳子晾内衣。不过,别人对 Z’zu 家也有不公正之处,就从称他们为“移民”开始,好像别人都是原先就在此地,他们却是后来从外面来的。这是毫无根据的偏见,我认为反正既无从前也无以后,更没有可以迁来的别处;可是有人认为“移民”的概念可以纯粹当做一种状态来理解,就是说不在于空间和时间的变化。我们说,这是一种狭隘的观念,我们那时的庸俗观念。这是我们所在的环境的过失。这种观念在我们所有人心底都存在,请看直到现在,只要我们中间有人相遇,它就还要冒出来。不论在公共汽车站,电影院,还是牙医的国际会议上,人们往往都回忆当年。我们彼此问候,有时有的人认识我,有时是我认识别人,紧接着就开始互相询问尽管各自只记得别人所记得的那些,这就再次触及当初那些口角、恶行、愤慨。直到提及 Ph(i)NK 夫人为止。所有的故事都要归结到她那里,而一切庸俗的情感都被突然抛到一旁,人们觉得像在一种慷慨神圣的激动之中得到宽慰。Ph(i)NK 夫人是我们谁都难以忘怀的,所有人都怀念的惟一一个人。她到哪里去了我们好久没有再寻找她Ph(i)NK 夫人,她的胸部,她的腰身,她的橘红色晨衣,无论在银河的这个太阳系还是在其他地方,我们都再也没有见到过。我很清楚,在稀薄化到了极端之后,宇宙又重新稠密化,因而还要轮到我们再度团聚的理论难以令人信服。可是我们中间不少人还是指望着它的实现,不断为我们再度团聚于那点而制定规划方案。上个月,我到一家咖啡店,你们猜我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谁Pber Pber 先生“你在干什么怎么会在这里”我知道他在帕维亚有一家塑料材料代理处,他还是那副老模样,嘴里镶着金牙,身上是带花的背带。 “我们回到那里时, ”他悄声说, “需要注意这次一定得让某些人留在外面。我们都明白,就是那 Z’zu 氏一家。 ”我真想说我听到我们中间不止一个人说过这话,他又补充说“我们都明白Pber Pber先生”为了不让他顺坡往下拉话,我赶紧说“Ph(i)NK 夫人,你以为我们还能找到她吗”“啊,是啊她,是的”他边说着,脸色发红了。我们所有人要重归那点的希望主要是由于想再度与 Ph(i)NK 夫人团聚对我亦然,可我却没有意识到。在那个咖啡店,就像一直所发生的,我们又开始提起她来,心情极其激动,连我对 Pber Pber 先生的反感也在这种对她的回忆中淡化了。Ph(i)NK 夫人的秘诀在于她从未引起我们的嫉妒,连闲话都没有过。她跟她的朋友 De XuaeauX 上床是尽人皆知的。可是同在一点上,如果说有一张床就要占据全部这个点,因此也就谈不上上床,而只能是在床上。由于点上的任何人都在床上,她也就不可避免地和我们每个人都在同一张床上。若换了另外一个人,谁知道要有多少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打扫卫生的女人总是带头发泄,造谣诽谤,其他人不过是跟着学舌搭腔。至于 Z’zu 一家,我们听说得就更可怕了父亲、女儿、兄弟、姐妹、母亲和姨娘都是含沙射影的对象,不清不白。可是对她就绝对不同了,从她那里来的是幸福,是那种把我缩成一点藏身于她、把她缩成我身上的一点而保护她的幸福感,是一种冥想把所有人都缩成点附身于她,是一种对她的纯贞的崇敬因为缩成点的她是不可渗透的。总之,我还能对她别有所求吗就像我对她的真实感受一样,其他任何人对她的体会也别无二致。她以同样的快乐包含他人,也为他人所包含,她同样地对待我们,爱着我们大家。大家在一起多好,好到有些不平常的事一定要发生。有一次,她对我们说“如果要有点地方,我一定给你们做鸡蛋面条吃”于是,我们都在想像她圆圆的胳膊前后移动着擀面杖做面条的样子,想像她胸前一大堆面粉和鸡蛋堆满案板,她用力揉面的样子,面粉和油一直沾到胳膊肘;我们想到面粉,想到做面粉的麦粒,种麦子的麦地,浇麦地的水从上而下流淌的山,做面条的牛肉所需要的放牧草场,还想到阳光照耀所需要的空间,那阳光使麦子颗粒饱满,那空间里的太阳由星云密集而燃烧发光;我们想到不计其数的星辰、银河和银河星团在太空运行,使每个星云、每个太阳、每个星球都悬在空中。在我们想像的同时,宇宙空间形成了,PhiNK 夫人正说着“鸡蛋面条,看啊,孩子们” ,她和我们所在的那个点突然膨胀起来,成了有光年、百光年、十亿光年的距离的大光环,而我们都被甩到宇宙的四面八方Pber Pber 先生到了帕维亚,她却不知受哪种光热能量的作用被分解了。她在我们这个封闭的世俗世界中能够发出的第一声慷慨的呼唤就是“我要让你们吃鸡蛋面条”一个真正的慷慨的爱的呼唤。开创了太空概念之始,在太空中,在时间里,宇宙的万有引力使得有了十亿百亿的太阳等星球,麦地和 PhiNK 夫人。各星球、各大洲都分散着她的沾着面粉的胳膊的分子,她从那时起消失,我们却永远怀念着她。
展开阅读全文
收藏
下载资源

加入会员免费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