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pdf

返回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pdf_第1页
第1页 / 共34页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pdf_第2页
第2页 / 共34页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pdf_第3页
第3页 / 共34页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pdf_第4页
第4页 / 共34页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pdf_第5页
第5页 / 共34页
点击查看更多>>
资源描述: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 中文摘要I中文摘要我国反垄断法中第13条中规定了“协同行为”,但是相关的实施规则中的相关规定略显单薄,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文在讨论协同行为基本理论的基础上,通过概括我国协同行为的现状,发现我国协同行为在实施中存在立法不完善、协同合意难以证明,以及经营者合理理由抗辩等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在探寻了美、欧、俄等反垄断法发展相对完善的国家的相关规定及实践,并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后,本文认为应该细化认定协同行为的相关规定,完善协同行为相关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改进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行政执法权限;注意观察平行行为、调查辅助行为,恰当运用各类间接证据,并结合举证责任倒置及推定制度,组合多种方法证明协同行为的存在。关键词协同行为 反垄断法 认定作 者吴思思指导老师曹 博英文摘要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IIThe identification of cooperative behavior inChinese anti-monopoly lawAbstractThere is ‘Cooperative behavior’ in the anti-monopoly law of our country, but the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implementation are a bit weak. The article generalizes thecurrent situation of cooperative behavior, and summarizes the issues. It argues that thelegislation of the cooperative behavior is imperfect, the collaborative consensus isdifficult to prove, and the operators defend with reasonable grounds. To solve theseproblems, the article searches for relevant experience of other countries, such as theUnited States, Europe and Russia all of whom have the well-developed anti-monopolylaws in practice. This article argues that China should refine the relevant requirementsfor cooperation behavior and improve the related Responsibility in civil, administrativeand even criminal cases. It also argues that China must improve the administrativeenforcement permissions of antitrust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In order to improveenforcement, China must observe the similar behaviors, investigate the assistedbehavior, use a variety of indirect evidence properly, and combine this with the burdenof proof inversion and presumption system to prove the existence of cooperationbehavior.Key words The cooperative behavior, Anti-monopoly Law, IdentificationWritten byWu SisiSupervised byCao Bo目 录引 言...............................................................................................................................1一、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基本理论...........................................................................3(一)协同行为的概念............................................................................................3(二)协同行为的特征............................................................................................4(三)协同行为与独立的类似行为的区分............................................................71、协同行为与平行行为的区分.......................................................................72、协同行为与跟随行为的区分.......................................................................7二、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认定的现状及问题.......................................................9(一)我国有关协同行为认定的立法现状............................................................9(二)我国协同行为认定中存在的问题..............................................................111、难以证明经营者间是否存在协同合意.....................................................112、经营者合理理由的抗辩.............................................................................12三、域外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及经验.............................................................14(一)美国对协同行为的规制..............................................................................14(二)欧盟对协同行为的规制..............................................................................15(三)俄罗斯对协同行为的规制..........................................................................16(四)域外经验的启示..........................................................................................18四、我国协同行为认定的制度完善.............................................................................20(一)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立法完善......................................................20(二)对协同行为认定中行政执法权的改进......................................................22(三)对认定协同行为具体措施的建议..............................................................241、观察平行行为、调查辅助行为.................................................................242、恰当运用各类证据.....................................................................................253、合理运用推定制度及举证责任倒置.........................................................27五、结 论.....................................................................................................................29参考文献.........................................................................................................................30致 谢.............................................................................................................................33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 引 言1引 言竞争是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然而由于市场经济固有的缺陷市场障碍的存在,限制竞争行为不可避免地存在。在这样的市场经济下,企业最主要的压力来源于价格竞争,为了避免激烈的市场竞争,维持长期的共同利益关系,同时又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它们总是想通过某种手段,相互协调、相互拘束,共同限制相关市场的竞争,以谋求一定的垄断地位。故垄断协议成为经营者们避免竞争、控制市场的有效途径,同时为了避开反垄断执法机构的查处,他们会尽其所能地去掩盖这些违法行为。正如波斯纳所说“反托拉斯消灭了正式卡特尔,但是,这没有解决问题,一些卡特尔转入地下,变成一个固定价格的秘密共谋;另一些情况下,互相竞争的销售者也许不需要进行通常意义上的共谋就能在定价方面进行合作。而这种非通常意义上的共谋的主要形式之一就是协同行为。”①近年来,汽车、电信、石油、银行等行业,不断的出现在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调查视野内。2014年8月,继中国农业银行及中国银行先后出台减轻企业负担、助力实体经济发展的相关措施后,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召集其他国有商业银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会议的敦促下,中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也相继研究出台了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一系列措施,并分别报送了清理整顿相关收费情况的报告。②各大银行近日纷纷出台类似政策源于之前的银行收费价格协同案,2012年4月份,工、农、中、建、交、邮储六大商业银行所谓“明码标价”的公开收费项目和标准被举报具有许多一致性,且通常是在相同时间由行业监管机构统一组织下进行的。被举报的相同的收费价格包括银行卡工本费、年费及挂失费等多达18项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和标准,而根据之前央行发布的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暂行办法,商业银行服务价格应由政府和市场分别实行指导价和调节价,而这次被举报的项目基本都属于银行市场调节价格部分。③对于这种银监会统一组织收费项目和标准的行为,是否属于典型的有组织的垄断协议中的协同行为能否构成价格垄断经营行为① [美]理查德 波斯纳反托拉斯法第二版,孙秋宁,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60-61页。② “中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也相继出台文件进一步清理规范与贷款相关的收费”,载自http//www.sdpc.gov.cn/fzgggz/jgjdyfld/jjszhdt/201408/t20140803_621081.html③ “六大银行收费协同涉嫌价格垄断,律师告至发改委”载自http//finance.qq.com/a/20120525/002165.htm引 言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2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化,市场竞争也日趋激烈,与此同时,反竞争行为也愈演愈烈,在反垄断法出台至今,执法机构不断加强反垄断力度,参与竞争的经营者为了巩固市场地位、攫取更多经济利益,逐渐回避明示的协议、决定等形式达成垄断协议,逐渐采取较为隐蔽且复杂的协同行为来实施反竞争行为。与之前银行收费协同问题相呼应,2013年8月,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长许昆林还表示,反垄断局将重点关注银行协同贷款利率行为,以确保银行的存贷款利率必须独立自主决定。①为有效遏制限制竞争的行为,完善协同行为的认定标准,加大查处力度将成为我国反垄断法完善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那么反垄断法上所谓的协同行为是如何界定的,哪些因素在认定协同行为中起到关键作用,正确的判定协同行为又存在哪些困难,具体应从哪些方面完善协同行为已经成为反垄断法规制此类行为亟需解决的重大问题。本文在讨论协同行为的认定标准上,参考美国、欧洲、俄罗斯等反垄断法发展较完善的国家的相关规定,分析我国认定协同行为的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对这些问题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以期严格规制这种损害市场公平自由竞争的行为,保护其他同业竞争者及广大消费者免受该行为的影响,以此维护公平、自由的社会主义市场竞争。① “发改委反垄断局将重点关注银行协同利率行为”载 http//finance.qq.com/a/20130826/001562.htm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 一、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基本理论3一、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基本理论不管是反垄断法发展较为完善的欧美国家,还是反垄断法发展较晚的我国,都对这种更为隐蔽的垄断形式进行了规制。我国2008年实施的反垄断法中第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和其他协同行为。”该法是我国第一次明确提出“协同行为”的概念,为了更好的探讨协同行为,对其做出有效规制,首先需要对协同行为的概念、特征等基本范畴做出准确的界定。(一)协同行为的概念从字面上来追溯,“协同”一词来自古希腊语,其字面上的含义是指调和两个甚至两个以上不同的资源及个体,互相辅助配合,完成某一既定目标的过程或能力。协同行为这一概念最早运用于经济领域,后来才逐渐在反垄断执法领域演变成专有名词为各国反垄断领域所接受,并成为反垄断法中的重点规制行为。但是反垄断法上的协同行为与一般意义上的协同行为是一种交叉关系,二者有重叠,前者包含在后者之间,又有区别,前者由于其所处的特殊领域,又形成自己独特的属性。国外主要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在反垄断立法和司法实践上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积累了大量的成功经验。作为一种法律文化,它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和借鉴,由此认识,我们在界定协同行为时,需要参考国外反垄断法发展较早较成熟的地区的法律制度中的相关规定。探究协同行为这个概念前我们需要明确认识到,协同行为也是一种垄断协议,垄断协议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称谓,美国称其为“联合”、“同谋”、“共谋”,欧盟直接称“限制竞争协议”,日本称“不正当交易限制”,德国称“卡特尔”,我国台湾称“联合行为”,除此之外,其他国家还有一些不同的称谓。虽然如此,但他们均是指一种严重的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具有严重的市场危害性,为世界各国反垄断法所规制。美国是世界上最早禁止卡特尔的国家,其谢尔曼法第1条规定“任何以托拉斯形式或其他形式的契约、联合、共谋,用来限制州际间或外国之间的贸易或商业是非法的。”该法对什么是“同谋”“共谋”没有做明确的界定,而是一、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基本理论 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4在之后法院的具体案件审理中,通过判例的形式得以不断细化和完善。所谓“同谋”,从字面解释应为如下“同”者,“共”、“在一起”①;“谋”者,“计划”、“设法寻求”、“商议”②。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一起策划”、“共同寻求”、“共同商议”的意思。然而我国反垄断法在垄断协议的定义中是这样规定的“本法所称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和其他协同行为。”规定中并没有提及“同谋”字样,而是用“协同”一词,并且该法将“协议”和“决定”视为协同行为,属于典型的、明示的协同行为,除此之外的协同行为,即默示的协同行为,该法用“其他协同行为”予以概括,而未进行具体的界定。“协同”从字面上理解为“协”者,“共同合作”、“辅助”③,“同”者,“共”、“在一起”之意,“协”与“同”在一起可以解释为两人以上相互配合或者一方协助另一方做某事。通过这样的解释我们能够认为,“同谋”可以看作“协同”的前提,两个行为主体一旦缺乏同谋或共谋,也就是没有事先进行意思联络,无论是明示的还是心照不宣的默示联络,都很难共同配合完成某事。“同谋”侧重的是“谋”,而“协同”则强调“谋”后的“协调一致”,“谋”和“协调一致”存在紧密的内在联系,互相牵制,失去任何一方也就失去了其现实意义。二者虽然侧重点不同,但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缺一不可。由此可以看出我国强调的是“行为”,也就是说只有在行为主体实施了危害市场竞争的行为后,才具有市场危害性,单独的“谋”则不具有市场危害性,但是该法并没有对何为“协同行为”进行具体的定义。根据上面的分析,再结合反垄断法的规定,我们可以总结出这样的结论所谓的协同行为,是指那些具有利害关系的经营者(包括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和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之间,通过合意、合谋或者其他心照不宣的方式,进行的确定、维持、变更价格,或者在相关市场上采取包括划分市场、控制产销量等协调一致的行为,以达到减少或不进行竞争,危害市场竞争效果的行为。(二)协同行为的特征通过上文对协同行为定义的考量,综合各国反垄断法对协同行为的规定,并根据我国立法机关和反垄断行政执法机关对协同行为概念的分析和探讨,我们不难看出,我国反垄断法所规制的协同行为既具有一般垄断协议的特征,其自身也具有一些不同于垄断协议的独有属性,综合来看,反垄断法上的协同行为有如下几方面的特征① 新华字典,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493页。② 同上,第350页。③ 同上,第540页。我国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认定 一、反垄断法上协同行为的基本理论5第一、从主体来看,协同行为的主体通常具有复数性,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从协同行为本身的概念中也能看出,一般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经营者,单个主体无法形成协议或实施联合一致的行为。这些经营者通常处于同一经济阶段,且互为竞争对手,他们不论是自然人、合伙企业还是公司,都在经济上和法律上保持完全独立的地位,由于利益的驱动,这些经营者通过区别于传统的协议、决定、其他协同一致的行为,实施固定产品价格、划分相关市场、限制商品产量、排挤同行业其他竞争对手等等排除或者限制竞争的行为,破坏正常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极力促成相关协同企业互相联合或兼并,提升其在市场中所处地位,形成其独特的竞争优势,由此可能对其他同业竞争者造成实质威胁或损害。经营者之间的这种限制有别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违法经营者的其他同行业的限制,后者的限制是单向性的,而协同行为中经营者间的限制具有双向性,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他们为逃避竞争、谋求更高的利润,自发的采取联合措施以限制互相间的竞争。第二、参加协同行为的成员在主观上应具有协调一致的意思表示,即存在合意或共谋,这一特征是违法的经营者共同的主观状态。经济学中有“囚徒困境”的博弈,它揭示出人们之间互相合作对于彼此更为有利,这也成为经营者选择协同行为的内在基础。然而正如前文所说,协同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具有隐蔽性,即使行为主体实际上做出相同或者相类似的行为,且产生了限制竞争的效果,也不能妄下定论,认为这些经营者之间存在“共谋”,因为在寡占市场中极易出现价格跟随行为①,这主要是由市场结构决定的,由于市场经济的驱动,非价格领导者要想稳定已有的市场地位,实现利润最大化,不得不接受行业领导者规定的价格。这种行为虽然一定程度上也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环境,产生了危害竞争的结果,但是经营者之间缺乏互相联合的故意,也不能认定其构成协同行为。故而正确判断主体间的主观合意性在认定协同行为中显得至关重要,然而由于协同行为是一种企业间心照不宣的默示行为,共谋的认定在实践中有时非常困难,这时,为了防止行为人规避法律,有些国家规定了垄断协议推定制度,例如,韩国规制垄断与公平交易法第19条第5款规定“两个以上的失业者,在一定的交易领域内,实施实质地限制竞争的、符合第1款的各项规定之一的行为时,即使事业者之间没有明示地约定实施上述行为的协议,也推定为实施不正当的共同行为。”① 价格跟随行为,也被称为价格领导制(price leadership),指在某些行业中,一家主导企业或者处于领导地位的企业率先确定价格或改变价格,其他从属企业接受或者跟随这个企业的价格,并采取相应的产量和价格决策的情形。
展开阅读全文
收藏
下载资源

加入会员免费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