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doc

返回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doc_第1页
第1页 / 共114页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doc_第2页
第2页 / 共114页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doc_第3页
第3页 / 共114页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doc_第4页
第4页 / 共114页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doc_第5页
第5页 / 共114页
点击查看更多>>
资源描述:
五言律诗名篇赏析1.唐玄宗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2.张九龄望月怀远3.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4.骆宾王在狱咏蝉·并序5.杜审言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6.沈佺期杂诗7.宋之问题大庾岭北驿8.王湾次北固山下9.常建破山寺后禅院10.岑参寄左省杜拾遗11.李白赠孟浩然12.李白渡荆门送别13.李白送友人14.李白听蜀僧浚弹琴15.李白夜泊牛渚怀古16.杜甫春望17.杜甫月夜18.杜甫春宿左省19.杜甫至德二载,甫自京金光门出,间道归凤翔,乾元初从左拾遗移华州掾,与亲故别,因出此门,有悲往事 20.杜甫月夜忆舍弟 21.杜甫天末怀李白22.杜甫奉济驿重送严公四韵23.杜甫别房太尉墓24 杜甫旅夜书怀25.杜甫登岳阳楼26.王维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27.王维山居秋暝28.王维归嵩山作29.王维终南山30.王维酬张少府31.王维过香积寺32.王维送梓州李使君33.王维汉江临泛34.王维终南别业35.孟浩然临洞庭上张丞相36.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37.孟浩然宴梅道士山房38.孟浩然岁暮归南山39.孟浩然过故人庄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作者唐玄宗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地犹鄹氏邑,宅即鲁王宫。叹凤嗟身否,伤麟怨道穷。今看两楹奠,当与梦时同。【注解】(1)经鲁祭孔子开元十三年,唐玄宗到泰山祭天,途经孔子宅,派出使者祭孔子墓。鲁,今山东曲阜,为春秋时鲁国都城。(2)何为者,犹 “何为乎” 。栖栖忙碌不安的样子,形容孔子四方奔走,无处安身。 论语·宪问“丘何为是栖栖者欤”(3)鄹,春秋时鲁地,在今山东曲阜县东南。孔子父叔梁纥为鄹邑大夫,孔子出生于此,后迁曲阜。鄹氏邑,鄹人地。(4)宅即句相传汉鲁共(恭)王刘余(景帝子)曾坏孔子旧宅,以广其及升堂,闻金石丝竹之音,乃不敢坏。(5)叹凤句 论语·子罕“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说凤至象征圣人出而受瑞,今凤凰既不至,故孔子遂有身不能亲见圣之叹。否,不通畅,不幸。身否,身不逢时之意。(6)伤麟句麟,瑞兽,象征太平盛世。相传孔子见人捕获了麟,曾大为悲痛地说麟出而死,我的愿望无法实现了。见公羊传· 哀公十四年“麟者仁兽也,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有以告者,曰‘有麕而角者。 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7)今看两句 礼记·檀弓上 ,记孔子曾语子贡云 “予畴昔之夜,坐奠于两楹之间。 予殆将死也。 ”殷制,人死后,灵柩停于两楹之间,孔子为殷人之后,故从梦境中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两楹奠喻祭祀的庄严隆重。两楹指殿堂的中间。楹堂前直柱。奠致祭。整句大意为孔子说他曾经夜梦自己坐于两柱之间受人祭奠,他的梦于今天实现了。【翻译】夫子您曾经列国周游,却因何终身如此忙碌不休这故居原是鄹人的城邑,鲁恭王也曾在此将宫殿翻修。凤鸟不飞来,您感慨过命运闭塞;麒麟遭捕获,您悲叹过雄愿难酬。今日两楹之间庄严致祭,您梦中的情景却应验在身后。【韵译】孔老夫子一身奔波,究竟有何所求忙忙碌碌周游列国,疾恶鄙陋世俗。先圣诞生于邹氏邑,后来迁居曲阜;这宅院鲁王原想毁它,而扩建宫府。孔子曾经叹息凤凰不至生不逢时;见麒麟他伤心哭说,我已穷途末路而今到此,瞻仰两楹间对他的祭奠;与他当年梦见坐享其间,并无不殊。【评析】这首诗是李隆基尚为太子时所作。开元十三年(公元 725 年) ,作为太子的他到泰山行封禅大礼,封禅之后,赴曲阜,拜孔庙,有感而发,遂写了这首诗,以此表白自己勤政治国的志向。开元二十七(公元 739 年) ,即位后的唐玄宗封谥孔子为文宣王,并塑其弟子“十哲”坐像,配祭于孔庙,尊孔崇儒。这一诗一谥,足以说明唐玄宗对孔子的敬重与崇敬。作者着笔于“叹” “嗟” “伤” “怨” ,写出了对己对孔子虽“叹”实“赞”之情,立意集于以“叹”代“赞” ,既表达了自己对孔子一生郁郁不得志的叹息之情,又赞扬了孔子“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超凡脱俗的用世精神,发人深省。该诗用典极多,首联“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即出自论语· 宪问 。 “微生亩问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欤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疾固也。 ‘”此句本是孔子的愤懑之言,孔子自称忙忙碌碌,并非逞口舌之长,只是痛恨世人顽固不化,才著书立说,教化世人。诗人化用此典故,抒发了自己的无限感慨,像孔子这样的大圣人,虽终其一生于诸侯之间,劳碌不停,但最终也未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是何其悲哀的一件事啊诗人的同情之心,一览无余。另一方面,孔子一生奔波劳苦,为的却是天下的苍生,虽屡遭误解,仍孜孜以求,这又是何等可敬因此这一句诗便高度概括了孔子一生的功绩和高贵品质,也表达了作者对孔子的景仰和钦服。頷联承接上句,依旧是引用典故,赞叹了孔子的旧居,孔安国尚书序载“鲁恭王坏孔子旧宅,以广其居,升堂闻金石丝竹之声,乃不坏宅。 ”写帝王诸侯想要扩建宫殿,也不敢妄动孔子的故居。表明孔子的功绩即便贵为王侯也望尘莫及,旨在高度评价孔子的尊崇地位。这里诗人借用此典故以孔子的旧邑故居因为其主人的威望,得以保存至今日,意在侧面说明孔子受后世万民的敬仰,故居尚且如此,何况孔子本人。含蓄、婉转地表达了自己对孔子的敬重之情。同时,在这里,诗人委婉地把帝王举止和孔子功绩结合起来,暗示读者自己也希望入孔子般,承载万民兴衰于双肩。颈联是孔子的自伤之词,也是借用典故,借孔子自叹命运不济,生不逢时,政治理想难以实现,真实再现了孔子当年孤寂,凄凉的心境。 论语·子罕中载“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传说凤凰现身,河洛图出,是象征圣王出世的瑞兆,然而孔子生逢春秋乱世,刀兵四起。诸侯们只关心自己的领土、霸权、兵力,哪有什么肯行仁义的圣王,因此孔子自叹儒学之道没有用武之地,而自己这些致力于推行德政的人也如那只被愚人猎捕的麒麟一般,早晚要被这个穷兵黜武的时代所绞杀。 “嗟身否”感怀身世, “伤麟怨”则叹息王道难行。这些都足以唤起了人们对孔子的深深同情和深切的感慨。也表明作者决意推行仁政,以告慰孔子泉下亡灵。诗的尾联既是孔子昨日的梦想,也是今日的现实,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作者一直都有拜祭孔子灵位的梦想,今日终得实现。 “两楹奠”出自礼记·檀弓上 ,本表示出祭奠礼仪的隆重与庄严,用于此,更意为后世对孔子的万分敬重,末句“与梦时同”又完全符合孔子生前梦见自己死后,灵柩停放在两楹之间的梦境。孔子不求生前得到大家的认同,只希望在自己死后,儒学能够得到弘扬,王道能够被人主推行,而今梦想成真,也算是对孔子辗转一生的弥补吧。诗人举目仰望,孔子的塑像正端坐在殿堂前的两楹之间,受人祭拜。作者满怀慰藉之情,祭拜于孔子的灵前,不论是叹惜、感伤,还是哀怨都深深地融入到了对孔子的“赞”中,以“与梦同”表达了自己对孔子梦想终于实现的欣慰之情,也表达了诗人对孔子的“明之其不可为而为之”这一用世精神终被广大人民所接受的肯定。这首诗追述了孔子一生郁郁不得志的悲惨遭遇,反映了孔子令人悲叹的命运。为实现“郁郁乎文哉”的理想社会,孔子一生碌碌奔波,结果却无处安身,甚至被困陈蔡,险些丧命。但孔子始终没有背叛自己的道德信仰。哪怕明知凤图难出,王道难行,哪怕明知自己必将如麒麟般惨遭捕杀,也要坚守道德的崇高,只为将来自己的仁义思想能够大行于天下,为苍生谋福,也就在所不惜。既表达了自己对孔子的深切同情,又赞美和褒扬了孔子。结合史料可知,唐玄宗对儒学确实非常推崇,因而他对这位儒学创始人的感情也是真实而深挚的。正是因为作者能把自己的崇敬融入到孔子的深致悼念中,才使得这首诗读来深切质朴,令人信服。就艺术形式来看,这首诗句句用典颇有堆砌典故之嫌,且诗语质朴无华,在遣词造句上也并无推陈出新之处,算不上是上乘之作,但该诗所反映出的思想和胸襟在历代帝王之作中并不多见。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另外,悼念孔子所选择的视角十分准确也是一大成功之处。清代的沈德潜评价此诗“孔子之道,从何处赞叹故只就不遇立言,此即运意高处。 ”这一评价正好说明此诗命意构思,严正得体。比及一般的咏叹之诗,颇显境界之大,立意之深。望月怀远作者张九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韵译】一轮皎洁的明月,从海上徐徐升起;和我一同仰望的,有远在天涯的伊。有情人天各一方,同怨长夜之难挨;孤身彻夜不成眠,辗转反侧起相思。灭烛欣赏明月呵,清光淡淡泻满地;起身披衣去闲散,忽觉露珠侵人肌。月光虽美难采撷,送它给远方亲人;不如还家睡觉,或可梦见相会佳期。【翻译】一轮明月从海上升起,这时,远在天边的亲人和我同样在望着月亮。亲人怨恨夜太长了,在经过整整一夜后,思念之情变得更加强烈。熄灭了蜡烛,更觉得月色皎洁可爱,披衣走到屋外长久地望月,感到了深夜露水浸润的凉意。月光虽然可爱,却不能满满地捧在手里把它送给远方的亲人,倒不如回去睡觉,在梦中与亲人好好地相会。【评析】望月怀远是作者在离乡时,望月而思念远方亲人及妻子而写的。古人对月,有着深厚的感情,联想非常丰富。望月怀人,常常成为古诗词中的题材,但像张九龄写得如此幽清淡远,深情绵邈,却不多见。诗是通过主人公望月时思潮起伏的描写,来表达诗人对远方之人殷切怀念的情思。“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二句寄景抒情,出句写景,对句由景入情。诗人用朴实而自然的语言描绘出一幅画面一轮皎月从东海那边冉冉升起,展现出一派无限广阔壮丽的动人景象。正因明月深奥莫窥,遥远难测,就自然而然地勾起了诗中人的不尽思念。他设想,遥隔天涯的远人。此时可能也在对月相思吧。诗中人不说自己望月思念对方,而是设想对方在望月思念自己。构思奇巧,含蕴有致,生动地反衬出诗寄托的深远。诗着一“生”字,极为生动,这同张若虚“海上明月同潮生”诗句中的“生”字,有着同工异曲之妙。 “天涯共此时”句,是从谢庄月赋中“隔千里兮共明月”化出的。这两句,由海上、明月、天涯构成雄浑阔大的意境。望月是实景,怀远是设想,诗人巧妙地把写景和抒情融合起来。写出彼此共对皓月之境,又蕴含怀远之情,也留下联想和想象的空间。首联擒题,以下诸句便由此生发开去。“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二句,是说多情人怨恨着这漫漫的长夜,对月相思而彻夜不得入眠。这是对诗中人由想象而返回现实,由望月而转身就寝的矛盾心情的表述。这里写出多情人由怀远而苦思,由苦思而难眠,由难眠而怨长夜的种种连锁动作过程,也包含着有情人的主观感情色彩。这一声“怨遥夜” ,包孕着多么深沉的感情按律诗的要求,颔联应是工整的对偶,但此诗却采用流水对的格式,这固然说明唐代初期律诗尚无严格的要求,一定程度上仍保存着古诗的风貌,另方面此联采用流水对的形式,跟首联在内容上就显得更为密切,蝉联而下,自然流动,给人一种气韵纯厚之感。“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二句,写诗中人因遥思远人,彻夜相思,灭烛之后,尤觉月华光满可爱,于是披衣步出室外,独自对月仰望凝思,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露水沾湿了衣裳方觉醒过来。这是一个因相思所苦的非痴即呆的形象。这一联貌似写赏月,实则寓写怀远幽思。月的清辉,最易引入相思,诗人神思飞跃,幻想月光能成为所思念之人的化身,身可与之相依为伴。诗人多想让这种幻想成为现实所以“灭烛” ,正是为了追随月光;“披衣” ,则是为了同月华多停留些时刻,此中情景,甚有“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之意。诗写出月光的可爱,也写出诗人寄意的深远。这联属对工整,顿挫有致。句中的“怜”和“觉”两个动词用得好,使诗中人对远人思念之情得到充分表达,这是一种因望月而怀人,又因怀人而望月的情景相生写法,它勾勒出一个烛暗月明,更深露重。人单思苦,望月怀远的幽清意境。
展开阅读全文
收藏
下载资源

加入会员免费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