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

保险案例分析题.doc

返回
保险案例分析题.doc_第1页
第1页 / 共9页
保险案例分析题.doc_第2页
第2页 / 共9页
保险案例分析题.doc_第3页
第3页 / 共9页
保险案例分析题.doc_第4页
第4页 / 共9页
保险案例分析题.doc_第5页
第5页 / 共9页
点击查看更多>>
资源描述:
1、 林勇,男,40 岁,1996 年 5 月投保了 10 年定期死亡保险,保险金额为 50000 元。投保时,林勇在投保单上的“受益人”一栏填写的是“ 妻子 ”。1999 年 6 月 11 日,林勇回老家探亲,途中发生严重车祸,林勇当场死亡。之后,由谁来领取这份定期死亡保险的保险金在林勇的两位“妻子”之间发生了争执。原来,林勇在定期人身保险投保单的受益人一栏中只注明“妻子”两字,并未写明其姓名。而在 1996 年 5 月林勇投保定期人身保险时,其妻子为徐某,两年后林勇与徐某离婚,于 1999 年春节与李某结为夫妇。因此,徐、李两人各持己见,同时到保险公司来申请领取保险金。 分析本案的关键在于“妻子”在法律上实质上是一种特定的关系,并不适合作为一种保险合同中受益人的指定方式。根据国内外的保险惯例,人身保险合同中指定受益人时,受益人的名称和住所均应记载在保险合同的有关文件中。因此,该合同应该视为无指定受益人的合同。林勇的定期死亡保险金 5 万元,应作为其遗产处理,由林勇死亡时的妻子李某和林勇的子女、父母平均分摊。启示这是一起因受益人指定不明确而导致的保险纠纷,投保人在填写“受益人”时,是非常严肃的法律行为,建议应写明受益人的具体姓名,而不要以“法定受益人”或“妻子、丈夫、儿子”等称呼。同时,保险公司在审核保险凭据时要严格把关,提高保单的规范性,避免纠纷的发生。 2. 两年前,因为性格不合等问题,刘女士与丈夫施先生正式决定协议离婚。离婚后,13 岁的儿子归施先生抚养,夫妻两人仍然保持着联系。一个月前,施先生不幸在一场交通事故中意外身亡。他的去世使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家庭雪上加霜。考虑到儿子今后的生活问题,刘女士决定要回儿子的抚养权。在办理抚养权转换手续时,刘女士意外获悉,丈夫还有一笔 20 万元的保险赔偿金。原来,在刘女士离婚前,其前夫在一家保险公司投保了一份人身险,保险金额为 20 万元。保险受益人填的是刘女士,根据保险合同,刘女士将获得 20 万元的赔偿金。于是,刘女士决定向保险公司申请领取保险赔偿金。而施先生的父亲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向保险公司提出领取保险金的申请,这让陷入悲痛中的刘女士和施先生的父亲再次翻了脸。刘女士认为,自己是保险合同惟一的指定受益人,依法应由其受领保险金。可是,前夫的父亲一直坚持不同意她作为受益人来领取这笔赔偿金,坚持这 20 万元应该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他来继承,施先生的父亲则认为,刘女士与其儿子早已离婚,刘女士对施先生没有保险利益,无权领取保险金,自己是儿子的继承人,故保险金应由其受领。最多因为刘女士抚养儿子而分给她一半。保险公司最后给出的答复是,这 20 万元的保险理赔金应该给予刘女士,原因是离婚后,施先生并未更改保单受益人。专家提醒夫妻离婚后应当将原为配偶的受益人资格取消,或者变更为其他亲属,否则,被保险人死亡后,已经离婚了的原配偶是有权享受这笔保险金的。变更受益人只要向保险公司发去书面的变更申请即可。3. 1999 年,从事个体运输的顾先生将自己购买的一辆黄河牌汽车向保险公司投保了车辆损失险、第三责任险和汽车运输承运责任保险,交纳保险费 2000 多元。在投保是,顾先生的汽车并没有带挂车,但在后来的运输过程中,顾先生又增加了挂车,但并未将此事通知保险公司。同年,顾先生在一次运送货物的过程中,不慎将一位骑自行车的人撞倒造成重伤,虽及时送医院抢救,终因伤势过重而死亡。死者的医疗及安葬费共计 8500 元。于是,顾先生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 但保险公司拒绝了顾先生的索赔要求,理由是该车在投保时未带挂车,保险公司只能对未带挂车的汽车负责赔偿责任。但顾先生坚持认为,肇事伤人的是保了险的汽车,而不是挂车,同时, 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并没有规定增加挂车后发生的意外事故的损失为除外责任,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在承保时也没有特别讲明。因此,保险公司理应予以赔偿。 分析首先,保险合同中载明的保险车辆未带挂车,保险公司只能按未带挂车的车辆收费;其次,汽车加带挂车时增加了新的风险,而这种风险是保险公司承保时未考虑在内的;再者,顾先生增加挂车,并未通知保险公司更改保单,也未承担挂车保险的保险费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财产保险合同条例第 14 条规定“保险标的如果变更用途或者增加危险程度,投保方应当及时通知保险方,在需要增加保险费时,应当按规定补交保险费。投保人如果不履行此项义务,由此引起保险事故造成的损失,保险方不负赔偿责任。“因此,保险公司对顾先生的请求不能予以赔偿。 4.1998 年 4 月 20 日,某县航运公司与某县保险公司签定一份为期一年的船舶保险合同。按照合同的规定,保险公司承保航运公司“远洋”号货轮全损险,保险金额为 200 万元,保费为 2 万元,分两次交纳, 1998 年 4 月 31 日交纳 1 万元,1998 年 10 月 21 日交纳 1 万元。合同签定后,航运公司于 1998 年 4 月 21 日交纳了首期保费,而在 1998 年 10 月 21日第二期保费到期后,航运公司没有如期交纳,经保险公司多次催交后仍未交纳,保险公司并未作出合同解除的意思表示。1998 年 11 月 29 日, “远洋”货轮在海上触礁沉没。航运公司认为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且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保险公司应按照约定支付保险金,遂于 1998 年 12 月 3 日到保险公司交纳了第二期保费并要求保险公司赔偿“远洋”号货轮沉没造成的损失。而保险公司称,其与航运公司虽有保险合同,但因航运公司迟迟未交第二期保费,保险合同已经解除,因此拒绝赔偿。航运公司于 1998 年诉至人民法院。分析投保人拖欠保费的行为构成违约,在投保人违约的情况下保险人可以解除保险合同。但应该正确行使解除权以终止合同效力。本案中,某保险公司虽享有解除保险合同的权利,但因其未履行“书面通知”的义务,保险合同依然有效,因而保险公司对于航运公司“远洋”号货轮在保险期间内发生触礁造成的损失,仍负有赔偿责任。考虑到双方对各自的权利、义务都有欠妥之处,本案应依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从有利于保险业务的发展出发,采取通融赔付的方式解决。5、许某连续三年投保了家庭财产保险附加盗窃险,均未发生任何事故.2002 年许某在业务员的劝说下,考虑到住在顶楼发生灾害事故的可能性较大,又投保了 1 年.这年房改,许某下调至同一单元的二楼.许某认为办理合同变更太麻烦,又考虑二楼更安全,就想办理退保.遂电话找到为其办理业务的展业人员.展业人员表示同意,并告知许某在下周一可到保险公司办理退保手续.周一因单位工作繁忙,随后又未与展业人员联系上,也未去办理手续.周四,邻居家因电不当火殃及许某家,致其财产损失 3 万余元.许某庆幸未办理正式退保手续,向保险公司提出赔偿.分析保险公司认为双方已口头达成一致解除合同,并约定了具体办理正式手续的时间,只是因许某的原因未办成,据此拒赔.观点一保险合同自许某打电话找展业人员,展业人员表示同意时解除,对于合同解除后发生的事故不予赔偿损失.观点二许某虽与展业人员口头协商解除保险合同,但是许某未办理正式退保手续,合同尚未解除,保险公司该赔.6、 1998 年 7 月 9 日,某化工厂与财产保险公司商谈签订财产保险合同。化工厂于当日下午填写的投保申请书中的保险期限为自 1998 年 7 月 9 日中午 12 点至 1999 年 7 月 8 日中午 12 点止(按投保单格式填写) 。化工厂在投保申请书上盖章。 9 日下午 5 时,由于堤坝被洪水冲断,厂房受淹达三天之久,损失达 250 多万元。7 月 10 日,保险公司将其签发的财产综合保险单送至化工厂, 保单约定保险期限自 1998 年 7 月 10 日零时至 1999 年 7 月9 日 24 时止,保单同时还对责任范围、责任免除、被保险人等其他事项作出了规定。同时化工厂于 8 月 18 日将保险费交至保险公司。事故发生后,化工厂要求保险公司查勘定损并提出索赔,保险公司以承保财产被水淹事故发生在保单约定期限之外,不属于承保责任范围为由,拒绝查勘定损和赔偿。为此,化工厂以保险公司擅自修改事先约定的保险期限及损失扩大为由向当地法院提出诉讼。 对于自然灾害应作整体解释,也就是说只有条款列明的“暴雨” 、 “火灾”等才是本保险合同条款中所指的“自然灾害” ,而非通常意义上的“自然灾害”保险合同中的“暴雨”有专业含义,是指每小时降水量为 16 毫米以上或每 12 小时降水量为 30 毫米以上或 24 小时内降水量为 50 毫米以上的降水强度很大的雨。以此标准,本案中的“大雨”尚算不上“暴雨”,某砖瓦厂因此遭受的损失不是保险责任范围,保险公司拒赔是合理的。第四章 1. 1998 年 1 月 7 日,辽宁省大连经济开发区某经贸公司的一辆奔驰轿车,在行使过程中起火烧毁,随后被保险人向承保的保险公司索赔 120 万元人民币。但是经过调查,保险公司指出事故是因自燃引起,而自燃是机动车辆保险基本险的责任免除事项,被保险人又未投保附加“自燃”险,故保险公司拒赔。而经贸公司认为,当初投保车辆意外灭失险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并未告知因车辆自燃导致灭失的情况保险公司不赔,而且也未提醒其加保附加“自燃”险,所以保单背面的免责条款对其不生效,双方争执不下,经贸公司遂向法院起诉。分析保险公司业务员未告诉被保险人因车辆自燃导致灭失的保险公司不赔,而且也未提醒其加保附加“自燃”险,违背了法律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投保人收下保险单并不表示就同意了保险单中的责任条款,保险人必须向投保人“明确说明”责任免除条款。2、 1996 年 3 月,某厂 45 岁的机关干部龚某因患胃癌 亲属因害怕其情绪波动,末将真实病情告诉本人住院治疗,手术后出院,并正常参加工作。8 月 24 日,龚某经吴某推荐,与其一同到保险公司投保了健康险,办妥有关手续。填写投保单时没有申报身患癌症的事实。1997 年 5 月,龚某旧病复发,经医治无效死亡。龚某的妻子以指定受益人的身份,到保险公司请求给付保险金。保险公司在审查提交有关证明时,发现龚某的死亡病史上,载明其曾患癌症并动过手术,于是拒绝给付保险金。龚妻以丈夫不知自己患何种病并未违反告知义务为由抗辩,双方因此发生纠纷。 分析对于此案的处理,保险公司内部形成了两种意见。持第一种观点的人认为被保险人投保时虽已实际患严重疾病,但本人并不知道,而且对一般投保人而言,是否身患癌症并不是自己尽了应有的谨慎即可了解的情况,尤其是癌症初期一些症状是普通人很难察觉的。何况在法律上,违反告知义务的认定,须同时具备主客观要件。客观要件是指投保人未将其知道或应当知道的“足以影响保险人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的重要事实“如实告知保险人。主观要件是指义务人的不实说明或隐匿遗漏是出于故意或过失。如果被保险人确实不知自己患有严重疾病而没有告知,则看不出他存在任何过错。在这种情形下,除非保险人能举证对方的过错,否则既然合同已成立,保险人应根据条款承担责任。 3、某家银行投保火险附加盗窃险,在投保单上写明 24 小时有警卫值班,保险公司予以承保并以此作为减费的条件。后银行被窃,经调查某日 24 小时内有半小时警卫不在岗。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分析因为违反保证的后果是严格的,只要违反保证条款,不论这种行为是否给保险人造成损害,也不管是否与保险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保险人均可解除合同,并不承担赔偿或给付责任。在本案例中,银行在投保时保证 24 小时都有警卫值班,但某日有半个小时警卫不在岗。不论警卫不在岗与盗窃是否有因果关系,保险人都不承担赔偿责任。3、 1998 年 4 月 20 日,某县航运公司与某县保险公司签定一份为期一年的船舶保险合同。按照合同的规定,保险公司承保航运公司“远洋”号货轮全损险,保险金额为 200 万元,保费为 2 万元,分两次交纳, 1998 年 4 月 31 日交纳 1 万元,1998 年 10 月 21 日交纳 1 万元。合同签定后,航运公司于 1998 年 4 月 21 日交纳了首期保费,而在 1998 年 10 月 21日第二期保费到期后,航运公司没有如期交纳,1998 年 11 月 29 日, “远洋”货轮在海上触礁沉没。航运公司认为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且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保险公司应按照约定支付保险金,遂于 1998 年 12 月 3 日到保险公司交纳了第二期保费并要求保险公司赔偿“远洋”号货轮沉没造成的损失。而保险公司称,其与航运公司虽有保险合同,但因航运公司迟迟未交第二期保费,保险合同已经解除,因此拒绝赔偿。航运公司于 1998 年诉至人民法院。分析投保人拖欠保费的行为构成违约,在投保人违约的情况下保险人可以解除保险合同。但应该正确行使解除权以终止合同效力。本案中,某保险公司虽享有解除保险合同的权利,但因其未履行“书面通知”的义务,保险合同依然有效,因而保险公司对于航运公司“远洋”号货轮在保险期间内发生触礁造成的损失,仍负有赔偿责任。考虑到双方对各自的权利、义务都有欠妥之处,本案应依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从有利于保险业务的发展出发,采取通融赔付的方式解决。4. 1998 年 4 月某机械厂向当地一家保险公司投保,保险金额达 600 万元。同年 7 月,该厂投保的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保险公司要求该厂增交一定的保费,该厂不同意,要求退保,保险公司不愿失去这笔业务,答应以后再作商议是否要增交保费,但双方后来一直未就此事进行商谈。同年 9 月中旬,该厂仓库发生火灾,损失金额达 50 万元,于是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但保险公司以该厂未增交保费为由,不予赔付。分析结论此案实际上涉及的是如何处理财产保险中关于“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的问题,这也是产生这些保险纠纷的源头所在。①保险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的,被保险人按照合同约定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 。“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 是指保险责任范围内的灾害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增加,主要是由以下三个原因所致(1)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变更保险标的用途所致;(2 )保险标的自身发生意外引起物理、化学反应;(3)保险标的周围客观环境发生变化。本案中,是因为投保人变更了保险标的用途,将原来储存钢铁原料的仓库改为储存火灾发生可能性更高的塑料泡沫及其他非金属原料,因而投保人应及时履行危险程度增加的告知义务。②根据保险合同的公平原则,对于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 “保险人有权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 ,这一点在保险法三十六条中,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致使保险公司承担的风险责任增加,根据保险合同的公平原则,保险公司有权要求根据费率表增加保险费,如此要求被投保人拒绝,保险公司有权解除保险合同,此规定的目的在于保障保险人的合法利益。③若被保险人在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时,履行了通知义务,而保险公司未作任何意思表示,则可视为默认,根据不可抗辨原则,保险公司事后不得再主张增加保险费或解除合同。结论综上分析,投保人履行了危险程度增加的告知义务后,保险公司未正式解除合同,合同有效,保险公司应履行赔付义务,不得拒赔。5. 某建筑公司以进口奔驰轿车向某保险代办处投保机动车辆保险。承保时,保险代理人误将该车以国产车计收保费,少收保费 482 元。合同生效后,保险公司发现这一情况,立即通知投保人补缴保费,但被拒绝。无奈下,保险公司单方面向投保人出具了保险批单,批注“如果出险,我公司按比例赔偿。 ”合同有效期内,该车出险,投保人向保险公司申请全额赔偿。请问此案该如何赔偿呢 保险代理人误以国产车收取保费的责任不在投保人,代理人的行为在法律上应推定为放弃以进口车为标准收费的权利。保险人单方出具批单的反悔行为是违反禁止反言的,违背了最大诚信原则,不具法律效力。保险人单方出具批单变更合同,是一种将自己意志强加于投保人的行为。批单不是协商一致的结果,不可能成为合同有效组成部分,不影响合同的履行。而且保险公司不得因代理人承保错误推卸全额赔付责任。保险法规定“保险代理人根据保险人的授权代为办理保险业务的行为,由保险人承担责任。 ”据此,本案应全额赔偿。6、原告林某 被告某保险公司2001 年 1 月 26 日,林某为丈夫张某投保办理步步高增额寿险 12 份,受益人为张某。张某虽知妻子为自己保险,但并未在被保险人处签名,而是由林某代签,保险代理人何某也未对此提出疑义。2002 年 2 月 1 日,张某外出后下落不明。随后,林某将丈夫失踪一事告知保险公司并要求赔偿,保险公司以被保险人失踪没有理赔为由拒绝,并让林某继续交纳保费。此后,林某按期交纳保费。直至 2006 年 4 月,林某向法院申请宣告丈夫张某死亡,2007 年 4 月,人民法院依法宣告张某死亡。随后,林某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保险公司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保险合同需要由被保险人书面同意,而不能代签名为由拒绝给付保险金。林某因此将保险公司告上了法院。分析本案中,作为保险人的某保险公司明知代签名行为所引起的法律后果,但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却并未向作为投保人的某私营企业如实告知该代签行为对合同效力的影响。按照弃权与禁止反言原则,本案应推定某保险公司已放弃相应的抗辩权,无权在事后反悔,主张保险合同无效,本案保险合同有效,保险公司应赔付保险金。 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保险公司或保险代理人具有保险知识优于投保人的优势,保险公司未履行告知投保人需被保险人本人签名的义务,因此,法院对林某代张某签名的事实予以认可,判决保险公司给付林某保险金 72000 元。7. 一游客到北京旅游,在游览了故宫博物院后,出于爱护国家财产的动机,自愿交付保险费为故宫投保。 分析游客对故宫博物院没有保险利益。 因为保险利益是投保方对保险标的所具有的法律上认可的经济利益,当保险标的安全存在时投保方可以由此而获得经济利益。若保险标的受损,则会蒙受经济损失。8. 1999 年 1 月 2 日,A 公司向本市一家印刷厂租借了一间 100 多平方米的厂房做生产车间,双方在租赁合同中约定租赁期为一年,若有一方违约,则违约方将支付违约金。同年 3 月6 日,A 公司向当地保险公司投保了企业财产险,期限为一年。当年 A 公司因订单不断,欲向印刷厂续租厂房一年,遭到拒绝,因此 A 公司只好边维持生产边准备搬迁。次年 1 月 2 日至 18 日间,印刷厂多次与 A 公司交涉,催促其尽快搬走,而 A 公司经理多次向印刷厂解释,并表示愿意支付违约金。最后,印刷厂法人代表只得要求 A 公司最迟在2 月 10 日前交还厂房,否则将向有关部门起诉。2 月 3 日,A 公司职员不慎将洒在地上的煤油引燃起火,造成厂房内设备损失 215000 元,厂房屋顶烧塌,需修理费 53000 元,A 公司于是向保险人索赔。分析本案中厂房内设备属企业财产险的保险责任范围,保险公司理应赔偿其损失,这一点不存在争议,但租借合同已到期,保险公司对是否仍应对厂房屋顶修理费进行赔偿产生了分歧。本案的关键在于租赁合同期满后,保险合同是否仍具有法律效力,我国民法通则第 50 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采取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者其它形式。 ”本案中,印刷厂法人代表最终同意 A 公司在 2 月 10 日前交还厂房,是印刷厂对 A 公司租赁合同到期后继续使用厂房行为的认可。而且,如果 A 公司未因火灾导致厂房屋顶烧塌,就不用支付相应的修理费用,而可将完好的厂房交还印刷厂。从以上两点分析看,保险事故发生时,A 公司对厂房这一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因此,保险公司应向 A 公司赔偿 215000 元的设备损失及 53000 元的房顶烧塌修理费。 9. 丁某于 2000 年以妻子为被保险人投保人寿保险,每年按期交付保费。夫妻双方于2002 年离婚。此后,丁某继续交付保费。2005 年,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死亡。问题丁某作为受益人能否向保险公司请求保险金给付分析丁某可以向保险公司请求保险金给付。因为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只要求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存在,而不要求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存在。在本案例中,丁某于 2000 年投保时,与被保险人(其妻子)存在保险利益关系,虽然在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死亡时已不存在保险利益(已离婚) ,但不影响其获得保险金给付。 10. 甘肃某地一对夫妇 28 岁于当地派出所领养了一弃婴,并为其办理了蓝印户口。之后不久,夫妇俩分别在不同的保险公司为该婴儿购买了以自己为受益人的数份人身保险契约,保险金额达 35 万元。两个月以后某天,养母带养女到公园游玩,小孩溺水于次日死亡。该养父母因此向保险公司索赔,遭保险公司拒绝,双方争执不下遂对簿公堂。分析 法院认为,由于该夫妇收养弃婴时均未满 30 岁,不符合我国收养法关于收养人条件的规定,加之未履行民政部门登记义务,所以收养关系不成立。由于合同主体地位丧失,保险合同亦随之无效。最后判决保险公司拒绝赔付成立,同时保险公司承保时由于未尽足够注意义务,应承担主要过错,退还保险单现金价值。 11、案例分析一英国居民投保了意外伤害险。他在森林中打猎时从树上跌下受伤。他爬到公路边等待救助,夜间天冷,染上肺炎死亡。问保险人是否承担给付责任分析本案例中,导致被保险人死亡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从树上跌下,另一个是染上肺炎。前者是意外伤害,属于保险责任;后者是疾病,属除外责任。从树上跌下引发肺炎疾病并最终导致死亡。所以,死亡的近因是意外伤害而非肺炎,保险人应负赔付责任。12、美国内战期间,有一批 6500 包咖啡的货物从里约热内卢运到纽约,保单不承保“敌对原因引起的损失” 。当载货船舶航行至 Hatteras 时,灯塔因军事原因被南部的军队破坏,船长由于没有了望充分而发生计算错误,结果船舶触礁。约有 120 包咖啡被救了上来,后被南部军队没收;另外还有 1000 包本来可以救出但是由于军事干预没有实施。剩下的货物留在船中,后发生全损。问哪些损失应该由保险公司负责赔偿,哪些由货主自己承担分析考察近因原则。近因应该是效果上对损失最有影响的原因,发生损失时,应考虑造成的有效的和有支配力的原因。120 包咖啡的损失是没收造成的,1000 包损失是由保单不承保的“敌对行为”造成的。因此保险人不必承担这 1120 包的损失。剩下的 5380 包损失是承保风险造成的,损失的近因是船长的疏忽引起的船舶触礁,而战争引起的灯塔熄灭在这项损失中要作为损失的原因显然太遥远了,因此保险人应对这 5380 包的咖啡损失负责赔偿13、案情某屋主将其所有的一栋房屋投保火险,投保时的市价为 50 万元,保险金额按50 万元确定。该屋在保险期满前因发生火灾而被毁。问题① 当时市价跌至 40 万元,保险人应赔多少② 如果房屋被毁时,市价涨至 60 万元。保险人应赔多少③ 如果在保险事故发生前,屋主已将此屋的一半出售给他人,不久房屋被毁,当时市价跌至 40 万元,保险人应赔多少分析④ 当房屋市价跌至 40 万元时,被保险人所遭受的实际损失就为 40 万元,虽然保险金额为 50 万元,保险人也只能按实际损失赔偿,即赔付 40 万元;⑤ 而当房屋市价涨至 60 万元时,因为保险金额只有 50 万元,所以保险人只能偿付 50 万元。⑥ 当房屋市价跌至 40 万元,且屋主已将一半产权出售给他人时,虽然保险金额为 50 万元,但由于被保险人只有 20 万元的保险利益,故保险公司只赔偿 20 万元。计算 损失补偿1、某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投保家庭财产保险,保险金额为 100 万元。在保险期间该被保险人家中失火,当 A、 绝对免赔率为 5,家庭财产损失 2 万元时,保险公司应赔偿多少 B、 绝对免赔率为 5,家庭财产损失 8 万元时,保险公司应赔偿多少 C、 相对免赔率为 5,家庭财产损失 8 万元时,保险公司应赔偿多少案例分析 A因为采用了绝对免赔率,当保险事故损失小于免赔额即 100 万元55 万元时,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所以,当家庭财产损失 2 万元时,保险公司不赔偿。案例分析 B当家庭财产损失 8 万元时,保险公司只负责赔偿 8 万元-5 万元3 万元。 案例分析 C保险公司赔偿 8 万元。2、计算某人为爱车投保 10 万元,爱车的实际价值为 20 万,没过多久爱车被盗,保险公司最多赔多少钱重复保险的分摊方式4.李某于 2006 年 1 月 30 日向当地甲保险公司办理了家庭财产保险并附加盗窃险,保险金额 5000 元,保险期限自 2006 年 1 月 31 日-2007 年 1 月 30 日。后来,李妻所在单位为全体员工投保了家财保险并附加盗窃险,李某家的保险金额为 3000 元,保险期限自 2006 年3 月 18 日-2007 年 3 月 17 日,但承保人为乙保险公司。2006 年 5 月 10 日,李某家发生盗窃。李某向公安部门报案,并通知了甲保险公司,经查勘确定,李某家被盗损失达20000 元,其中现金存折计 7000 元,金银手饰 3000 元,字画 3000 元,录像机、高级西装共 7000 元。李某向甲、乙两家保险公司申请赔付。 在理赔过程中,乙保险公司发现李某向甲保险公司进行了投保,后来李妻所在单位为职工在乙公司投保,乙公司认为这属于重复保险,第二份保险合同无效,乙公司不负赔偿责任。甲保险公司承担了保险责任。剔除现金存折、金银手饰、字画等不保财产外,甲保险公司以保险金额的全额 5000 元赔付李家。问题(1)本案属于重复保险吗(2 )你认为甲、乙两家保险公司对本案处理得合理吗为什么提示家庭财产保险中,金银、手饰、珠宝、货币、有价证券、票证、邮票、古玩、古书、字画、文件、账册、技术资料、图表、家畜、花、树、鱼、鸟、盆景等等无法鉴定价值的财产,是不保财产,不在保险财产范围以内。本案中,李某家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为 7000 元。本案中甲、乙两保险公司的处理都是不对的。甲、乙两份保险合同的保险金额分别为人民币 5000 元、3000 元,而李某的有效索赔金额为 7000 元,李家应得到足额赔偿。乙保险公司不负责任的做法是不对的。甲保险公司也不应赔 5000 元就了事,而应主动与乙保险公司协商,确定两家公司的赔偿方式,妥善处理李某家财险损失案。赔付方式①按保险金额比例责任分摊方式,则甲公司应负赔偿金额70005000/(50003000)4375 元乙公司应负赔偿金额 70003000/(50003000)2625 元②按赔偿责任限额分摊方式,则甲、乙两公司的赔偿金额与前面是一致的。③按出单顺序赔偿方式,则甲公司的赔偿金额为 5000 元,乙公司为 7000 元减 5000 元,即 2000 元。
展开阅读全文
收藏
下载资源

加入会员免费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